● 漫 ● 游 ● 世 ● 界 ●

● 漫 ● 游 ● 世 ● 界 ●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寫 ● 山背的故事 (四)




離開林園 下一站 我們來到了一個小小的漁村




看看停靠的漁船




看看撒網的漁人




呼吸帶有少許咸味的空氣 很喜歡海的感覺...




來到浮羅山背 哪可錯過聞名的拉薩面
住家式的檔口 屋旁建了個涼棚就可以了




其實環境其次 面的味道還是最重要的
Hmmm... 好吃! ^^




除了拉薩面 不妨也試試這蝦面 也不錯吃的說




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懂得 原來檳島也有一片青青的稻田啊!




雀躍的我們先請來佩琴和杰申來熱熱身 ^^




然後就是大夥兒一起來啊~~

啊! 失準了! (其實 是先熱熱身啦)(臉皮很厚哦 ^^)




看 這才是認真地跳啊~~~ (哈!)




看著這片青綠的稻田 真的沒想到 在繁忙的檳島也可找到如此美的地方
或許這就是為都市忙碌生活的人們 特地保留下來的一片淨土
當大家在為生活努力打拼當兒 也有個呼吸的空間
如果大家累了 就來這裡走走吧 相信我 你會很喜歡的 ^^



2010年10月22日 星期五

新的嘗試

心想: 之前沒嘗試過 既然有機會 那就試試看吧

好友的一通電話 簡單地想了一會就立即答應了
(哈 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故事 發生在幾星期前的一個下午...
帶著相機在好友的辦公室拍下了這系列照片








然後帶著這組照片回到老家
再花上一些時間把背景一一去掉








編排一下 加點花邊 放上標題
第一階段 暫告一段落




幾天後 把這設計交到好友的手中
然後就回家慢慢等消息

三個星期後... 成品終於出爐了!




後記
哈哈 這次真的要感謝這好友的大膽嘗試
由於本人不是專長設計 做起來真的有點戰戰兢兢
間中還不斷和好友互相討論 儘量符合她的要求
最後 看著整個設計圖都貼在貨車上
雖然沒有專業的水準 不過還是會心地笑了一下

(後來有發現到駕駛座頂上的貨廂撥出了不必要的空間)
(之後再麻煩印刷商加補上去 現在看起來就比較舒服了)

2010年10月18日 星期一

寫 ● 山背的故事 (三)

一顆來自天堂的果實

有一顆種子 在數百年前遠從印度越洋來到了這國度
最後選擇在檳島的後山落地生根
有人說 這是來自天堂的果實
汁可喝 肉可食 殼可製藥 殼蕊可染色
它 全身都是寶啊
說起檳城的土產 我想大家首先想到的必定是豆蔻了吧






離開銀匠的古老店屋 我們來到了樹林圍繞的豆蔻果園










出來迎接我們的是這裡的主人 鄺坤明先生
鄺先生從父親手中接過來的果園 一守就是五十多年了




雖然親切的他不斷和我們講解關於豆蔻的故事
並走並說 慢慢走入他那簡陋的辦公室
聽在耳裡 可是我的視線卻不停地到處打量

忽然 我把眼光停在這剪報上
尤其是這句: 為接班人苦惱
原來 他也有一樣的煩惱




今天不談傷心事
我們來看看 這裡有什麼特別吧 ^^

這個果園除了豆蔻 還有一些特別的玩意
這是用來煮比亞尼飯(Nasi Beriani)的香料
風干後 就會變成黑壓壓的干粒
如果直接放進口里嚼 不到一分鐘 舌頭就會立即被痲痺!
哈哈 很神奇!




接下來 就是這好特別的草
如果把它放進衣袖或褲管中 當你跑動時它就會往上爬
一直跑一直爬 越玩越開心 ^^




玩著玩著 哈 原來這裡有棵櫻桃樹
吶 這就是常放在生日蛋糕上的紅櫻桃了 ^^




由於時間有限 我們也無法逗留太久
匆匆謝過園主的招待 提著一些手信繼續往下一站出發去了

今天的果園收穫很棒!



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寫 ● 山背的故事 (二)

一個關於他的故事

跨過交通圈的另一邊 正打算到附近的店屋走走
就在這時 我們的隊伍分散了
回頭看看大夥兒 怎麼都不見人了
一定是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把大家都吸引過去了
好吧 走回頭看看

剛踏入這交通圈旁的列源金鋪老店 立即被這裡的味道深深地勒著
看著店內的裝璜 應該有數十年的歷史了吧












牆上還掛著一幅幅古老的照片
默默記載著老主人的往昔歲月






當然 最風光的莫過于這些零零散散的剪報了






對了 我們無意間來到了鄺進盛老先生的銀店
鄺老先生細說他14歲就開始手製銀器
一直到60多歲才名揚四海
曾經 他就以精雕細琢的小茶壺 木碳爐及瓶子聞名海外
連日本雜誌都越洋專訪 最後還登上了日本雜誌 是為浮羅人的驕傲

看著他用神地望著他的成名作品 應該是一番滋味在心頭吧




這就是浮羅人的驕傲 其手工真的很精緻




除了銀工 鄺老先生還特地拿出一些得意的作品供我們過目
這些都是非賣品啊






循我們的要求 鄺老先生樂意地分享他的手藝
熟練的雙手 不一會兒就把一份作品給搞惦了










鄺老先生並沒有結婚
在享受單身生活的他同時有件一直困擾著他
他說 製造一個銀飾 工夫繁多 可是利潤有限
往往會面對出不敖入的窘境
所以啊 想找一位繼承人真的難如登天
恐怕在他退休後就後無續人了

聽在耳裡 可是卻作不了什麼
有點感慨 不過人生就是如此
很多時候 還是得走一步看一步
希望 也許 那個人真的會在鄺老先生的生命中出現
加油吧! 老先生 山背的人都以你為傲啊!